展会动态

退休模型大师复原北京宣武古炮(图)

日期:2020-08-25 14:32 作者:dafa娱乐场app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城内报时方式靠的是“宣武午炮”,当时的《最新北平指南》记载:“午炮有两处,一在宣武门以东的城墙上,一在德胜门以东的城墙上,每日午时燃火药炮一声,声震遐迩,用于城中人们对时之用。”此后,随着宣武门城楼的拆除,著名的“宣武午炮”也消失在历史中。

  昨天,记者了解到,消失的“宣武午炮”出现在了宣武区牛街居民张鸿铨家中。这位深藏在社区里的民间“模型制作大师”不仅依据一张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照片复原了“宣武午炮”,而且还根据历史照片和图片复原出了清代金陵兵工厂改装的独轮小推车式的加特林机枪等多件国内未见实物的“古炮”。最近,他制作的古代发射弩还进入了《德胜门军事城防文化展》中。

  “因为历史原因,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中国古炮虽然数量众多,但基本上仅存炮筒而已。它们在博物馆中有时也被安放在石砌基座或简易木架上,但已完全失去原有的完整形象。”张鸿铨说,“在电影里看到中国古炮,架在石块上,只能调整射角高低而不能转动方向,我就一直心存疑惑,觉得中国古炮应该不会这么不实用。”

  这种疑惑在他看到一张拍摄于上世纪20年代的老照片后得到了解答。张鸿铨说,在《北京老城门》一书中看到的“宣武午炮”现场照,是他第一次看到完整的制式中国古炮,炮架和炮车轮带有明显的中国传统特色,其中,炮车轮与中国老式木制牛车轮是完全一样的,炮架尾部是中国式的云头图形。以此为依据,他产生了复原“宣武午炮”的想法。

  记者在张鸿铨的家中看到了这门约1:12比例的“宣武午炮”,炮筒、炮架和炮车轮都是用木头制成的,但是炮筒经过喷漆上色后,看起来就像铜炮筒,用手轻轻一推,小小的车轮子就能往前转动,而且,将一个拇指大小的木楔插入炮筒下,还能调整炮筒的俯仰角度。

  为了让模型与照片中的“宣武午炮”外观一致,张鸿铨还在每个车轮上钉入了104颗铆钉。他告诉记者,每颗铆钉都是用1.5毫米铜丝手工制作的,用小锤敲打两百余下才能成型,两个车轮算下来敲打了4万多下。

  这门“宣武午炮”是张鸿铨制作的50多件古代兵器模型中的一件。在他家客厅西侧的柜子和书桌上,有国内仅存的完整的古代制式火炮———威远将军炮、美国内战时期的大“独裁者”炮、帕克转膛枪、佛朗机古炮、加特林机枪、英国要塞炮、青铜鹰炮、法国长铁炮、“彼得大帝之炮”、达·芬奇的新概念炮等。

  “这些兵器模型都是依据一张图片或照片做出来的,多数是一些历史上有过,但没被人重视的兵器,而且时间集中在热兵器刚出现的年代。”张鸿铨解释他的喜好时说,现代兵器过于复杂,给人冷冰冰的感觉,而这些老兵器质朴、简单,用眼睛就能看懂结构,上面还有很多特色花纹,很有艺术气息。

  在摆弄这些模型时,记者发现,这些以金属、木材为主的模型,并不是静态的,绝大部分都能进行简单的操作,发挥兵器原有的主要功能。比如一件古罗马弩炮模型,先把木制的滑轨推向前方,然后用手转动尾部绞车的手柄,被金属棘爪扣住的弓弦就逐步被拉至尾部,由尾部的齿条固定住,再将约10厘米长的弩箭放入滑轨内槽,最后,把垫在金属棘爪下面的阻铁上的小绳子轻轻一拉,棘爪抬起,弩箭就射出去了,放在前面1米远的一张白纸被射穿了。

  “我把我的模型称之为‘手动模型’,不仅外形与原型相同,而且其结构、动作、功能也与原型一样,原型用的是榫铆结构,我的模型也会按比例做出缩小的榫铆来。”张鸿铨说。

  这种忠实于原型的兵器的“罕见”和“可动性”,使得博物馆也看中了张鸿铨的模型。在12月18日开展的《德胜门军事城防文化展》上,依据张鸿铨的模型,然后按1:1比例制作的发射弩和佛朗机古炮,成为了展览中的互动项目。

  这些形形色色的模型都是在张鸿铨家的阳台上制作的。记者看到,这个面积4.5平方米的阳台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除了一张工作台外,竟然配备了车床、铣床、带锯、台钻、台虎钳和砂轮机,再配上各种大大小小的锤、刨、锯、钳,与小型车间也没什么区别了。

  “比如一件清代金陵制造局生产的‘蒙蒂格尼37管手动机枪’的37孔子弹盘及枪管之间的蜂窝状隔板,因为尺寸太小,每孔直径不到2毫米,所以必须固定在铣床上,用不同的刀具一点点制作。而黄铜的炮筒则必须在机床上才能加工完成。”张鸿铨说,“制作一件模型往往要充当车工、铣工、钳工、铆工、焊工、木工等等不同角色,所以所需的工具必须齐备,而且要具备这方面的知识。”

  记者了解到,张鸿铨具备这些工艺知识,与他个人经历关系很大,他曾在山西插队四年,然后又在工厂做了12年的木模工,后来又从事维修管理工作,这些经历让他学会了木工和车钳铣、锻铆焊等手艺。张鸿铨说:“网上有人称我为‘模型制作大师’,我不敢当。我之所以能制作出这些比较特别的模型,与我会这些手艺关系很大,虽然这些手艺我都不是很精通,但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还是很难的,现在的年轻人懂这些手艺的更少了。”

  在阳台上使用这样的车床会不会有扰民的问题呢?张鸿铨说:“我做一件模型一般要两三个月时间,周期很长,使用车床也就几天时间,而且我会挑选白天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工作,所以现在还没有邻居来找我投诉。我家里人对我的这个爱好也是很支持的,要是我爱人当初说一句‘没劲,做这个干吗’,我肯定就不会继续做下去了。”

  张鸿铨在制作模型的时候也找到了很多乐趣,为了查找资料,他还学会了上网,而且在兵器的论证研究中,他也渐渐成了古炮专家。张鸿铨指着一件“彼得大帝之炮”的模型说,“这件兵器是我在《列宾美术学院水彩画作品选》的画中发现的,后来查阅资料知道这是一门安装在古代舰船尾楼上的‘手炮’。但仔细揣摩这幅画后,我意外地发现这门‘手炮’居然坏掉了,脱落的齿条已经不能调节炮筒俯仰角度了。后来我就制作了这个模型,验证了我的判断是对的,解开了这个‘历史悬案’,开心了很久。”

  对于他制作的每一件模型,张鸿铨都把它“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说:“这些模型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都倾注了我的感情和心血,曾经有人问我卖不卖或者能否批量生产,我拒绝了,我的模型绝对不会卖。”

dafa娱乐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