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会动态

顶针:两位草根工匠的创意故事

日期:2020-02-23 18:09 作者:开心麻将

  今年的全国人代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当今时代,我们真心需要呼唤、培育、弘扬“工匠精神”。工匠,听着并不伟岸,但工匠精神令人崇敬,因为它传递的理念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

  一个春光明媚的午后,本刊记者来到“妙心布艺工作室”,近距离观察和倾听两位草根工匠王颖、妙心的创意故事。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十里河书画院的“妙心布艺工作室”,是一个颇有文化创意的手工布艺创作室,两位女主人公是王颖、妙心。几架木制多宝格上,错落摆放着杯垫、扇套、茶席、琴垫、壶套、文玩盒等,每一件都是纯手工制作,图案或古朴浑厚,或清新雅致,很是赏心悦目。

  “这个垫子一共3层,最外一层是香云纱材质。”王颖说,香云纱以丝绸为底,用广东产的薯莨汁液染色处理而成,处理后的布料仿佛薯皮的颜色,色调古朴结实耐用。这种工艺已被确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杯垫的图案由妙心手绘,仿薯皮色的背景上以白色基调描绘荷花,只寥寥几笔,再配上打籽绣的米黄色花蕊,一朵出水的荷花顿时活了,其高洁之态栩栩如生。

  在她们的布艺作品中,杯垫可能是最简单的。如果是创制一个储物盒,光制作至少就得一周时间。“这还不包括设计,算上设计,所花时间就更多了。”妙心说,她们选用的布料弹性都较弱,这就要求剪裁十分精确,误差不能超过一毫米,不然缝出来就可能鼓包或起皱。

  记者仔细观察了一只制作精巧的文玩盒,盒子是木胎的,且不说其内部构造的复杂工艺,单说说盒盖。盒盖是古典的盝顶式,就是说四面的立帮和盖面板不是垂直相交,而是曲线状自上而下倾出。在这样的曲线面上,靠纯手工缝制,居然能将丝织品与木质胎严丝合缝地包裹起来并融为一体,针脚细密隐蔽,令人称奇。“因为我们是在完成一种创意,所以精益求精。”王颖说。

  由于这个原因,目前“妙心布艺工作室”作品数量有限,多是朋友前来定制,还有部分是她俩喜欢什么,就尝试做点什么,如果有人喜欢,也可以买走。

  “我妈妈是棉纺厂的工人,手很巧,刺绣特别好。”王颖说,小时候妈妈常手工做些枕套、衣服之类的东西,上面还会绣上各种图案,或者自己用,或者送给亲朋好友。“我四五岁就跟着妈妈学,从那时候开始就爱好手工。”

  后来,王颖学了10年画,从事手工艺术始终是她心头之梦。“考大学那会儿,我想上美院,妈妈不同意,说手工只能当业余爱好,正经还得有个职业。”王颖说,就这样,她上了理工科,学的是当时很热门的电器专业,毕业后也从事相关工作。

  可这并没有熄灭她心中的梦想。“不管从事什么工作,我一直没有放下手工,这是我从小的爱好。”王颖说,她一直想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可是具体做点什么呢?直到她遇到妙心。

  妙心2000年从清华美院毕业,后来当了中学老师,教美术设计。“我觉得,电脑做的东西总是缺少点灵性,没有手工制作的那种美。”妙心说,从2007年开始,她就自己买些布料,做成杯垫,送给身边的朋友,“后来有人问我,花钱定制成吗?”

  从那以后,妙心逐渐感到布艺是一种有很大创意空间的领域,开始投入更多的心力。不过那时候,她只是在家里做,属于业余爱好。2012年的冬天,经朋友介绍,两个有着相同爱好和追求的人妙心和王颖结识了,她们决心一起把纯手工的布艺之美带给更多的人。

  “妙心本来有一个妙心布艺工作室,我们都觉得很好,就沿用了这个名字。妙心主要负责设计,我更多的是手工操作。”王颖说。

  就在王颖和妙心认识不久,2013年1月,“妙心布艺工作室”在北京南池子开张了。“我们的理想是通过手工创意,让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王颖说。

  在她们看来,这种艺术的承载和美感的来源都必须是手工。“所有绘画、刺绣、堆布、缝制,包括内胎等都是纯手工制作。”王颖说,有人曾给我们建议,说一些看不见的地方可以用机器缝,那样省时省工,成本会低很多。可这不符合我们的理念和追求。“我们不会为了钱,去改变理念和追求。我们坚守的就是个性化创意和纯手工制作。”妙心说。

  然而,坚守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南池子的两年,她们亏进去20万元,主要是租房的支出。为此,王颖和妙心甚至把自己多年积攒的住房公积金都取出来花了。

  身体和心力上的付出也很大。王颖抬起她的右手,无名指上因为针线活儿留下的茧子清晰可见。“别人使顶针一般是中指,我习惯用无名指。虽然有顶针,干活时还是难免伤到手。”王颖说。

  妙心也差不多,她为了工作顺手,自己设计制作了一个带皮套的顶针。这枚顶针造型独特,纤巧灵秀。“在我看来,顶针是中国女人最美的戒指。”妙心捏着这枚顶针笑笑说。

  其实,痛也好,美也好,王颖和妙心并不在意这些。她们很投入,妙心甚至就住在工作室。“有时候为了寻找设计的灵感,熬通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妙心说。

  在这个工作室,布艺只是个笼统的说法,并不能完全概括王颖和妙心的作品。“人家常常问我们,你们这种手工工艺叫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妙心说,它融合了刺绣、绘画、木工、堆布、结艺等各种材质和工艺,它是一个综合体,现在没有定型,未来还有无限的创意空间。

  她们想给它起个新的名字,可是没有想到合适的。在她们心中,名字也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生活之美与创意无限。“我们就是想把不同材质和工艺相互融合,将古典与时尚相互联通,让抽象审美走进现实生活。”王颖说,我们追求的是作品的审美感和实用性,没有任何框框的束缚。

  比如在材质上,她们这两年虽然用香云纱比较多,但同时也在尝试其他材质,如棉麻、真丝双宫等。妙心从木架上取下一个剑套,展示给记者看。“这就是用的真丝双宫材质,线比较粗,做出来的东西表面有闪光和纹路的感觉。”妙心说。

  确实,这又是另一种风格。记者比较她们的作品,发现有的小清新一些,精巧而秀美;有的古朴厚重一些,庄重而典雅。风格不同,皆因所用材质、所选颜色、所绘图案不同。

  创作的灵感是多源的。她们会把宋代瓷枕、传统印章等造型巧用在作品上。“不管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只要是美的,我们都愿意去尝试。”王颖说,她们会根据用户的需求做一些调整,但作品一定是打着她们特别设计与制作的烙印的。

  如今,“妙心布艺工作室”的作品已频频出现在嘉德、保利大型拍卖活动的展台上。

  当记者离开“妙心布艺工作室”时,夕阳的余晖已洒向大地,工作室被笼罩得金灿灿的,虽是夕阳,却像朝霞一般温暖美丽。(半月谈记者 张寒 高远至)

开心麻将